首页=耀世娱乐注册/登录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耀世娱乐新闻 >> 行业动态

演艺合同21—艺人演艺活动具有一定人身属性不适用强制履行

发布时间:2022-11-24

浏览次数:7

  北京市朝阳区网民法院,艺人能否参加演出活动与其个人意愿、档期安排、演出地点、演出报酬等因素息息相关,具有一定人身属性,不适于强制履行。《演出协议书》约定的原定演出活动已取消,现无证据证明双方对择期举办演出达成新的合意,故星洲公司要求解除《演出协议书》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1、判令解除星洲公司与尚义公司签订的《演出协议书》;2、判令尚义公司返还演出服务费11万元并支付利息(以11万元为基数,自2022年8月12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照年6%标准计算)。

  事实和理由:2016年8月25日,星洲公司与尚义公司签订《演出协议书》,约定于2016年8月19日19:30-22:30在山东潍坊奥体中心体育场举行千羽周年庆群星演唱会,星洲公司委托尚义公司安排歌手费某现场演唱三首歌曲。后星洲公司向尚义公司指定的尚某某名下银行账户支付演出费11万元,但因尚义公司未安排好艺人档期,导致演唱会不能如期举行,双方签订的《演出协议书》应予解除,尚义公司应向星洲公司返还已付演出费并支付利息。

  2016年8月25日,甲方星洲公司与乙方尚义公司签订《演出协议书》。双方约定:双方就邀请美籍华人歌手费某赴潍坊市演出事宜达成协议;活动日期为2016年8月19日晚19:30起,演出地点为山东潍坊奥体中心体育场(户外),活动全称为千羽周年庆群星演唱会(以下简称涉案活动),演出曲目为3首;甲方负责支付乙方该场演出费22万元(税后劳务);甲方保证活动为单一主题、地点、场地、场次,、地点接或间接变更演出时间、演出地点(如有变化乙方有权拒绝演出),甲方负责办理所有演出相关文化报批及出入境等审批手续,并于演出前一天以传真或扫描件给乙方,如甲方不能及时办理所有报批手续,乙方有权拒绝演出,并不退还已收取的订金;乙方保证乙方艺人在2016年8月18日或19日演出前抵达演出地点(以当天航班实际情况为准),并确保艺人按时抵达演出地参加彩排及演出;乙方须在签订协议书后且收取第一笔演出款后,提供有关乙方艺人的个人资料、相片、同意书等用于甲方宣传及报批之用;(第9条付款方式)签约后2日内甲方支付乙方定金11万元,2016年8月10日前一次性付清给乙方尾款11万元(均为税后款);收款账户为尚某某名下尾号4513的银行账户;如甲方未按上述规定时间内支付相关款项,合同自动解除,宣布作废,乙方不退还已收取款项;(第10条双方责任)如甲方违反协议而令演出无法完成,乙方有权不退回全部演出酬金(包括订金在内),如乙方艺人已到达演出地,甲方仍需支付一切住宿、交通费用及税务费用等,乙方有权向甲方追究相关赔偿,甲方不得异议;如乙方违反协议而令乙方艺人演出无法完成,乙方需退回所有已收取的演出酬金作为向甲方赔偿,甲方有权向乙方追究相关赔偿,乙方不得异议等。

  同年8月27日,星洲公司向《演出协议书》约定的尚义公司收款银行账户(尚某某名下尾号4513的银行账户)转账11万元,并备注为“919潍坊千羽周年庆群星演唱会定金”。

  诉讼中,星洲公司表示:其向尚义公司支付的11万元系定金性质;因其他演员档期问题,涉案活动未能实际举办,星洲公司未向尚义公司支付剩余11万元合同款;尚义公司收到第一笔款项后,经星洲公司催要,尚义公司未按照《演出协议书》约定提供艺人个人资料供星洲公司报批,尚义公司未明确表示艺人不能参加涉案活动;本案基础事实可参考其作为原告在本院分别起诉北京xx**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北京xx国际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北京xx**音乐科技有限公司等演出合同纠纷案件。

  另查,星洲公司因相同演出活动在本院起诉xx公司、北京xx国际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北京xx**音乐科技有限公司。在xx公司一案中,星洲公司认可其分别于2016年8月12日、8月19日向潍坊市公安局发送《延期申请》、取消活动函,先是称因售票情况极为不佳,申请改期举办涉案活动,后又表示因不可抗原因(售票时间紧迫,艺人时间有冲突)决定终止该次活动。

  1、当事人双方合同是否解除;2、尚义公司是否返还演出服务费11万元并支付利息。

  星洲公司与尚义公司签订的《演出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各自义务。

  《演出协议书》约定星洲公司应在2016年8月10日前向尚义公司支付合同款共计22万元,星洲公司自认至今未向尚义公司支付剩余11万合同款,已构成违约,此为其一。其二,依据《演出协议书》约定,星洲公司作为办理涉案活动相关文化报批及艺人出入境手续的义务方,应明确告知尚义公司需要提交的材料种类及具体内容,星洲公司称曾向尚义公司催要相关材料,但未提交任何证据佐证,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且星洲公司自认因售票情况不佳于2016年8月12日将原定涉案活动延期,故本院对星洲公司的相关陈述难以采信。综上,星洲公司未按时支付剩余合同款,且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系因尚义公司原因导致其艺人未能参加涉案活动,星洲公司的前述行为已构成违约。

  我国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债务或者履行非金钱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二)债务的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或者履行费用过高;(三)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要求履行。一般而言,只有守约方才有权利选择继续履行合同还是解除合同,违约方无权提出解除合同。但是,若合同中约定的当事人主要权利义务不适用于强制履行,或者若继续履行合同,不仅守约方得不到利益,违约方也将遭受巨大损失,在此情况下,若守约方不主动提出解除合同的要求,双方的法律关系将处于长期不确定的状态。此时,违约方得以主张免除合同义务的履行,但应承担违约的法律后果。本案中,《演出协议书》约定若星洲公司变更涉案活动举办时间、地点,尚义公司艺人、地点绝演出。众所周知,艺人能否参加演出活动与其个人意愿、档期安排、演出地点、演出报酬等因素息息相关,具有一定人身属性,不适于强制履行。《演出协议书》约定的原定演出活动已取消,现无证据证明双方对择期举办演出达成新的合意,故星洲公司要求解除《演出协议书》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星洲公司要求退还已付款11万元的诉讼请求。第一,我国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履行债务后,定金应当抵作价款或者回收;给付定金一方不履行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一方不履行约定债务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我国担保法及司法解释规定,定金的数额由当事人约定,但不得超过主合同标的额的百分之二十。当事人约定的定金数额超过主合同标的额百分之二十的,超过的部分,网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关于星洲公司向尚义公司支付的11万元款项性质,《演出协议书》第9条“付款方式”中约定为定金,而在协议第10条“双方责任”中又标注为订金。鉴于银行凭证显示星洲公司将该笔款项备注为定金,现无证据证明尚义公司对此提出异议,无反驳意见及相反证据推翻,本院采信星洲公司关于已向尚义公司支付的11万元系定金性质的陈述,则应依法适用上述法律规定的定金罚则内容。依据在先论述,星洲公司作为给付定金一方,未履行债务,无权要求返还法定限额内的定金。第二,我国法律规定,当事人既约定违约金,又约定定金的,一方违约时,对方可以选择适用违约金或者定金条款。本案中,《演出协议书》约定若星洲公司违反协议而令演出无法完成,尚义公司有权不予退回全部演出酬金,是双方对于违约条款的约定。依据在先论述,尚义公司有权选择适用违约金或者定金条款。尚义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依据公平原则及诚实信用原则,本院认定本案应适用违约金条款,则尚义公司依据双方约定有权不向星洲公司退回已收款项。

  综上,星洲公司要求尚义公司返还已付款并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1、判令原告山东星洲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北京尚义恩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签订的《演出协议书》解除;

  法学专业学士,专职律师,擅长各类诉讼及非诉业务,具有解决重大疑难案件的能力,擅长处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人身损害赔偿、遗产继承、劳动争议等案件,对于商事领域的公司治理、股权结构、企业并购等事亦有一定的研究和建树。代理及服务期间,郭越律师凭借精湛的专业技术及对法律事务的热爱和执着加上真诚的态度,得到了广大用户的高度好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