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耀世娱乐注册/登录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耀世娱乐新闻 >> 公司动态

1973年尤太忠给落难的老政委送烟15年后他和老战友同授上将

发布时间:2022-11-14

浏览次数:11

  原标题:1973年,尤太忠给落难的老政委送烟,15年后,他和老战友同授上将

  1988年9月14日,在中南海隆重举行了上将军官授衔仪式,在这次授衔仪式上,有两人出自同一部队,他们是老战友关系。

  两人都出二野六纵,当时六纵有三个旅,尤太忠是16旅旅长,是17旅旅长,还有一位18旅旅长肖永银,三人被称为王近山麾下“三剑客”,王近山时任六纵司令员。

  老一辈人讲情义,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在这三人中,尤太忠做了几件事,尤其让人称赞。

  尤太忠是河南光山人,1918年出生,13岁参加红军,参军以后,别看尤太忠年龄小,但是他打起仗来却是不要命地往前冲,也正是他这种不怕牺牲的精神,使得他的军旅生涯职务越升越高。

  整日的在枪林弹雨中穿梭,难免会有生命危险,这是必然的,而尤太忠是福大命大,虽然几次负伤,但都未能伤到根本,幸而逃过一劫。

  不过,在1935年红四方面军过草地时,尤太忠差点未能走过去,关键时刻,一位贵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詹才芳是红四方面军资历最老的人之一,连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都称他为老战友,更是称他老班长,至于其他四方面军的将领,也都是称詹才芳为老领导。

  1935年红四方面军过草地时,时任连指导员的尤太忠由于饥饿,躺在草丛中奄奄一息,快不行了,这时,正巧时任31军政委的詹才芳骑马路过。

  詹才芳看着眼前的这个大高个子,觉得有些惋惜,就下马取出自己的一些粮食,放在了尤太忠的嘴里。

  尤太忠此时虽然意识不好,但是粮食刚到嘴里,他就以人的本能咀嚼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尤太忠恢复了一些力量,情况好转。

  这条马尾巴,成为了尤太忠的“救命稻草”,面对詹才芳的救命之恩,尤太忠一直牢记在心里,此后他多次说道:“我这条命,都是拉老领导的马尾巴给拉出来的。”

  尤太忠是一个机智勇敢,性格忠厚的人,对于战火中结下的情谊,他看得尤为重要,对于老领导的提拨之恩,他也铭记于心。

  抗战全面爆发后,尤太忠担任八路军129师772团3营8连连长,此时,担任772团副团长的,正是有着“王疯子”之称的王近山。

  王近山打起仗来不要命,15岁刚参军时,就敢和比自己高大威猛的敌人肉搏,两人一同滚下悬崖,王近山命大与死神擦肩而过,又回到了部队,由此,他便有了“王疯子”一称。

  对于王近山的“疯”,说,这是一种革命的英雄主义,政委高见,可见一斑。

  尤太忠成为王近山麾下将领后,在王近山的领导下,先后参加了抗战初期129师的各个大小战役,解放战争时期,尤太忠也在王近山的麾下,担任旅长,师长等职。

  建国后,尤太忠被授予少将军衔,那个时候,尤太忠明白,自己能有这一切,实际上和王近山对他的照顾离不开关系,因而对于王近山,他非常尊敬,无论何时,都没有忘记老领导对自己的恩情。

  王近山年轻有为,脾气很倔,做事比较暴躁,冲动,因而在和平年代里,他犯下了一个大错误,和原配妻子离婚。

  此事闹得很大,一些老领导劝王近山低头认个错,偏偏王近山脾气倔,就不肯低头,毛主席最终雷霆大怒,命令亲自处理此事。

  之后,王近山被撤销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职务,安置到河南一个农场当副场长,他的待遇也从中将降为了大校,在河南,王近山一待就是5年的时间。

  1969年初,王近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想着办法重新让上面处理一下他的问题。

  尤太忠此时担任解放军第27军军长,对于王近山这位老领导,他也一直都没有忘记。

  1969年九大时,尤太忠趁着会议,找到了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他谈到了王近山,尤太忠说:“许司令,让一个老红军去当农场的副场长,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对于这位“王疯子”,也是比较欣赏的,因而当即回复:“那就让他回来嘛。”

  摆摆手,之后,将王近山写的信交给了毛主席,毛主席看完王近山写的信,有些欣慰,也谅解了他当年的过错。

  一个月后,王近山带着妻子,儿子坐火车从郑州来到了南京,当天晚上1点,尤太忠与肖永银等人在车站等候。

  当王近山走出火车时,尤太忠几人赶忙迎了上去,看到王近山是坐的硬座,尤太忠眼里湿润,有些“责怪”道:“怎么不舍得买一个卧铺啊?”

  回到南京军区后,得知老领导还没吃饭,尤太忠立刻让人给炒了几个菜,尤太忠就陪在王近山的身边,等他吃好准备休息时,他才离开。

  在战争年代里,尤太忠不仅和王近山结下了深厚友谊,他也得到了老政委的欣赏,曾多次说:“尤太忠是一员战将,有功之臣。”

  1947年8月,根据的部署,,率领中野千里跃进大别山,部队要进入大别山,汝河挡住了去路。

  在地图上,汝河是一条并不起眼的小河,但是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却是成为了最大的阻挠。

  1947年8月23日这天,刘邓大军左路,右路军都冲了过去,唯独剩司令部和六纵的16旅,18旅没过去。

  当天晚上,,来到临时指挥所,要肖永银率领18旅从敌人中间杀出一条血路,由尤太忠率领16旅接防18旅已经占领的地方,阻击敌军。

  此时,敌人有一个军的实力向我军靠拢,而尤太忠能够指挥的部队,只有7个营,敌我力量悬殊,实在太大,但是尤太忠也明白,事情已经到了最坏的局面,无论前面有多难,他都得上,并且完成任务。

  那一次战斗,是尤太忠军事生涯中最光辉的一次战例,无论敌人如何猛攻,尤太忠都率领部队死战不退,他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正是经过这一次战斗,亲眼看到了尤太忠的勇猛,因而之后多次称赞他是一员战将。

  人与人之间的交心,抛开身份不谈,都是相互的,才能持久,尤太忠与之间,在和平年代里,也书写了一段美丽的佳线年时,当时尤太忠调任为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1973年,尤太忠来到北京,与此同时,也从江西回到了北京,一天,尤太忠去医院探望二野原参谋长李达时,听说了这件事。

  尤太忠知道当时的局势,但是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要看,不过我不知道他在哪住啊。”

  李达之所以问尤太忠,原因是根据当时的局势来说,去探望,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尤太忠此时和一些“靠边站”的老同志不一样,因为他身居要职,是北京军区的副司令员,如果他不去探望,也是有情可原。

  没多久,李达,,以及尤太忠三人来到了的家门前,打开门一看到这些老战友,老下属,很是欣慰,当他看到尤太忠时,神情有些惊讶:“你怎么敢来探望啊?”

  走到屋子里,尤太忠本想给递烟,可是却是伸手提前给他递了一根,尤太忠一看,是一支没有滤嘴的劣质烟。

  尤太忠没有再坐李达的车离开,而是找了车赶往京西宾馆,找到了那里的一位经理。

  这位经理面露难色,因为根据当时的规定,尤太忠作为大军区副职,他一个月的标准也不过是2条中华烟,因而他胆怯地问尤太忠:“你买那么多好烟干什么啊?”

  尤太忠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要不要将自己拿烟送给的事说出来,思虑一会儿后,尤太忠像是下定了决心,他开口道:“你和你说了,你不要和别人说,同志从江西回来了,他抽的烟太差,我买烟就是要送给他。”

  这位经理听到这话,当即拿出了五条烟递给尤太忠,要知道,在解放战争时期,可也是他的老政委啊。

  看到中华烟,有些激动,当即拆开了一包,拿出一根抽了一口,在烟雾缭绕中,他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1947年8月23日那天。

  抽了一口,感激地看着这位老下属,尤太忠也正望着自己这位老政委,一切尽在不言中。

  特殊时期结束后,复出,成为了中共第二代领导人的核心,他对于尤太忠这位老下属,还是比较信任和器重的。

  之后,尤太忠历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纪委第二书记等职。

  1988年,尤太忠被授予上将军衔,这一年,距离他给老政委送烟,已经过去了15年的时间。

  尤太忠忠义可嘉,1985年去世时,破例允许他土葬,尤太忠得知后,立刻在广西深山里买了两棵百年楠木,为打造了一口棺材,两人之间的交往,也成为一段佳话。